http://www.im82.com

*ST吉恩退市 东方、长安、兴全三家基金损失惨重

5月22日晚间,上交所发布公告,宣布*ST吉恩股票终止上市。这平地一声雷不仅炸伤了7万散户,更让曾参与定增的基金专户损失惨重。

根据退市公告,*ST吉恩在净利润、净资产和审计意见三方面都符合退市指标。2017年年报显示,*ST吉恩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3.63亿元,期末净资产为-1.98亿元。同时,会计事务所对*ST吉恩的2017年度财务会计报告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01

三家基金公司旗下定增专户损失惨重

情况如此糟糕,为什么三家基金公司被套牢到最后时刻?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ST吉恩实施了60亿元的定增方案,以7.62元/股向东方基金、长安基金和兴全基金锁价发行7.87亿股,共计融资60亿元,锁定期三年,到期日是2017年9月22日。

三家基金公司参与的定增方案于2014年7月获得证监会批文,最终在9月24日完成发行工作。其中,东方基金、长安基金和兴全基金分别认购2.95亿股、2.95亿股和1.97亿股,认购金额分别为22.5亿元、22.5亿元和15亿元。记者了解到,三家基金公司是通过专户的7个资管计划参与了本次定增认购,其中东方基金有3个,兴全基金3个,长安基金1个。

尽管早已过了解禁期,但由于受减持新规影响基金公司未能全身而退。*ST吉恩一季报显示,上述三家基金公司旗下的7个专户产品仍在其前十大流通股之列。其中,长安基金和东方基金分别持有*ST吉恩2.97亿股,占总股本的18.53%;兴全基金持有1.98亿股,占总股本的12.36%。

*ST吉恩退市 东方、长安、兴全三家基金损失惨重

▲*ST吉恩一季报前十大流通股东

三家基金公司踩雷于定增方案也情有可原,因为这只股票曾经辉煌一时。公开信息显示,*ST吉恩是吉林昊融集团旗下最大的控股子公司,2003年9月吉恩镍业的上市,曾被业内誉为中国上市公司中的镍业“第一股”。新股以4.66元发行,上市当天以8.50元开盘,最终收在10元上方,涨幅超过118%,成为当时A股市场表现最为出色的新股之一。

然而,好景不长,2014年至2016年,*ST吉恩连续3年亏损,自2017年5月26日起被暂停上市。

据公司公告,截至4月27日,*ST吉恩的累计债务已经高达87.35亿元,其中新增逾期贷款0.26 亿元,偿还逾期贷款0.02亿元,新增欠息1.31亿元,累计逾期金额72.75亿元,累计欠息金额14.6亿元。

02

专户的实际持有人到底是谁?

业内人士表示,退市意味着基金公司的60亿元定增损失惨重,按每股净资产计算,几乎所剩无几。事实上,一般公开募集的基金出于流动性考虑是很少参与定增计划,即便参与定增也有最低份额下限。也就是说,基金公司有可能只是走普通的通道业务,背后实际参与者另有其人,可能是高净值客户,也可能是其他机构或个人。

这些专户产品的实际持有人到底是谁?该定增计划是否有“保底承诺”?记者曾向三家基金公司了解详情,但截至发稿前,兴全基金回应表示:“关于*ST吉恩的持有情况,经核查,兴全基金3个产品均为一对一专户,公司一直严格按照合同约定的投资标的进行投资。”

据投资人爆料,兴全基金的三个专户中有两个自然人——刁静莎和张宇,分别出资4亿元和1亿元;还有一个专户最终穿透至上海金都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出资高达10亿元。

长安基金的定增专户穿透后,发现出资来自大连博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上海天恒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出资金额分别为12.5亿元和10亿元。

东方基金三个专户背后的出资人众多,层层穿透后包括中银智富理财计划2014-127-HQ出资7.5亿元,中银智富理财计划 2014-128-HQ 出资2.5亿元,大连博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出资5.5亿元,北京中永联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出资2亿元,自然人刘辉出资1亿元,文一涛出资1亿元,王斌出资1亿元,陈发树出资1亿元,陈焱辉出资1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5月初,东方基金和兴全基金都曾公告表示,6个月内拟通过集中竞价或大宗交易方式,减持不超过0.48亿股。

如今已经到了不得不退市的结局,面对被套牢的投资人,当前最棘手的一大问题是,该定增计划当初是否有“保底承诺”将会影响到退市后的清算问题。如果是民营背景,为了吸引基金公司定投,一般股东会承诺保底;如果是国企背景,一般不会出现“保底承诺”。就*ST吉恩这种情形,如果控股股东在定增前承诺了保底,最终清算时,其可能会丢失控股权。

公开信息显示,*ST吉恩公司控股股东为吉林昊融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而吉林省国资委控制吉林昊融集团16.98%的股权。但以上背景也难保证当初三家基金公司参与定增时是否有“承诺保底”现象。

三家基金公司当初出于何种战略意图参与了*ST吉恩定增计划?其中一家参与定增认购的基金公司相关内部人士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