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im82.com

29只基金买入同一只停牌股山西汾酒 5基金经理被调整

1月23日,东方基金公司连续发布了29份关于调整旗下部分基金持有的停牌股票估值方法的提示性公告,原因是公司旗下29只基金均买入了山西汾酒股份。

但记者还发现,1月24日,东方基金又发布11份基金经理调整公告,对旗下基金经理进行了调换,涉及6位基金经理和11只基金产品,这其中是否存在某种关联?

29只基金买入同一只停牌股山西汾酒 5基金经理被调整

29只基金买入同一只停牌股票

因汾酒集团公司正在筹划重大事项,山西汾酒于2018年1月22日起停牌。而《国际金融报》记者梳理发现,东方基金旗下多达29只基金买入此公司股份,多位基金经理不约而同地买入了山西汾酒这只停牌股票。

29只基金买入同一只停牌股山西汾酒 5基金经理被调整

而1月23日,东方基金在其官网上只发布了一条《关于调整旗下部分基金持有的停牌股票估值方法的提示性公告》,其中,并未具体说明有多少只基金买入了山西汾酒这只股票。

29只基金买入同一只停牌股山西汾酒 5基金经理被调整

东方基金旗下29只基金到底何时买入?配比多高?押中了还是踩雷了?

根据天天基金网资料显示,东方基金旗下29只基金中,仅东方周期优选灵活配置混合这一只基金产品在2017年三季度和四季度将山西汾酒列为前十大持仓股之一。这只产品由薛子徵担任基金经理。而其余28只基金的2017年度前十大持仓股明细中均未出现山西汾酒的身影。

到底是2017年某个季度就持有少量,还是在2018年山西汾酒停牌之前突击买入?记者目前无从得知。

山西汾酒1月29日发布2017年业绩预告,预计公司2017年全年净利润为8.47亿元-9.68亿元,上年同期为6.05亿元,同比增长40%-60%。这还不止,在1月19日晚间,山西汾酒公司曾公告称,控股股东汾酒集团正在筹划重大事项,或涉及上市公司股份变动。目前市场已有消息称,华润集团将出手,受让山西汾酒约10%的股权。

批量调整基金经理是否有关联?

根据东方基金公司1月24日公告显示,该公司对旗下基金经理进行了大规模调换,涉及6位基金经理和11只基金产品。那么,这些基金经理的岗位调整与上述山西汾酒投资有关联吗?

根据公开信息,买入山西汾酒股份的29只基金的基金经理与1月24日公告中调任的基金经理重合。

针对以上公告内容是否存在某种关联性,《国际金融报》记者对此向东方基金相关负责人进行采访,其回应称:“关于山西汾酒的提示性公告属于正常业务提示,与公司基金经理的岗位调整无关。”该公司补充称,“本次基金经理调整属于年初的正常岗位调整,是经过公司管理层深思熟虑后的结果。此次调整,全面考虑到了基金经理的从业年限、管理经验、产品业绩表现、管理产品数量等内容,做到老将能者多劳,新人努力提升,绩优基金经理独当一面。”

“一拖多”现象依然存在

为什么29只基金会同时配置山西汾酒这只停牌股?记者进一步梳理发现,这与东方基金公司基金经理“一拖多”现象有关。

公开信息显示,东方新策略混合、东方利群混合两只产品均增聘刘志刚为基金经理,与此前的姚航、朱晓栋和黄诺楠、朱晓栋共同管理。东方新策略和东方利群在2017年的业绩虽然也取得了正收益,但在同类型基金的排名中是比较靠后的,也许这两只产品的人员调整是出于业绩考虑,也不排除之后由“三管一”重新回到双基金经理模式,由刘志刚替换下负担较重的姚航和朱晓东。

离任的5位基金经理中,姚航有着14年证券从业经历,现任收益部副总经理、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现卸任东方新思路和东方岳灵活基金经理职务。卸任后其仍同时管理着10只基金产品。而姚航此前管理的东方新思路灵活配置基金由王然独自担任基金经理。而王然担任基金经理仅两年又275天,目前却担任11只基金的基金经理。东方岳灵活配置基金则由原基金经理张玉坤和新增聘的基金经理刘志刚共同管理。

朱晓栋现任权益投资部副总经理、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卸任东方核心动力和东方区域发展的基金经理职务后,其仍然管理着12只基金产品。这两只基金之前均由朱晓栋和薛子徵共同管理。朱晓栋离任后由薛子徵独自管理。截至2018年1月26日东方区域发展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2017年年度涨幅为-16.14%,同期同类涨幅为10.79%,业绩并不理想。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