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im82.com

B站“去商业化”迷思:功利IPO VS纯洁二次元 变现遭遇“粉丝诅咒”?

1

莱西/文

3个月内,估值暴涨3倍达35亿美元,且最快于今年第一季度赴美上市。B站,这个外界眼中因固守二次元纯粹生态,而在商业化步履中略显迟钝的视频网站,居然在IPO进程中惊人一跃,将爱奇艺等对手甩在身后。

“B站未来可能会倒闭,但绝不会变质。”2016年5月,当B站首次为5部新番动画添加贴片广告引发用户强烈反弹后,B站CEO陈睿痛定思痛表示,未来B站宁可不上线新番,也不会再出现类似的不可控情况。

陈睿将贴片广告“昏招”归咎于国内某视频巨头流量公平竞争的外部施压,或许只是顺阶而下。二次元宅群对商业化的抵触,一旦上升到处女情结与烟柳之巷类似的二元极端对立,很难说陈睿的宣言是削发明志还是被绑架,但经此一役,B站内容的变现重心彻底从让人怨声载道的广告,转化为以画质、评论等特权为核心的会员付费上。这种包装成互动特权的产物,似乎更能激发亚文化受众捍卫小众圈规则的意志。

只是,B站的IPO计划已在途中,IPO背后既有的资本意志和商业规则,投资者关系、定期财报、业绩考核...种种压力和诱惑,绝非一句内容洁癖所能抗拒。前有人人网陈一舟,后有陌陌唐岩,前例不远。

是继续如履薄冰的呵护B站的纯粹,还是大刀阔斧的拥抱大众商业,对于即将落入IPO窠臼的B站和陈睿,商业化,像一个兜兜转转的“围城”,城外骂几句可以,但迟早还得进城。

标签绑架:B站“去商业化”的无奈

事实上,相对于B站的纠结,传统视频网站早就走起内容营销+流量收割的道路。2016年10月,爱奇艺CEO龚宇就曾高喊,“内容就是广告,广告就是内容。应当把自己的产品和品牌、服务的功能植入到内容当中,让内容充分展现客户的诉求。”可见,陈睿心中关于“内容商业化”的价值观交战,在优酷爱奇艺腾讯等传统视频网站看来,纯属“庸人自扰”。

而爱奇艺也的确是传统视频平台中,收入转型最快的一家。据透露,爱奇艺的付费收入与广告收入比重已经从2015年的1:3,过渡到2017年的1:1,未来还将演变为2:1。通过toC的会员收入提高用户黏性和认同度。

当然,无论是越来越像网络电视台,动辄拿数百亿砸钱走版权+自制道路的优爱腾,还是在资金体量上明显处于劣势,主打扶持原创UP主+细分版权内容的B站,依旧在盈利问题上同病相怜。

爱奇艺自2013—2016年的亏损金额分别为7.43亿、11.1亿、23.8亿、27.7亿元人民币。优土自2013年亏损9590万美元、2014年亏损1.43亿美元后,2015年翻倍达到17-18亿元人民币。去年8月,腾讯的刘炽平也坦言“在线视频业务恐怕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实现收支平衡”。

不过,偏安一隅的B站似乎在营收平衡和资本运作上走在了前头。去年10月,陈睿在回应下架风波后,曾大方说到:“中国没有任何一个视频平台是盈利的,我们争取在爱奇艺后盈利。”而最近的一则公开报告则显示,B站很可能已在2017年实现盈亏平衡。

更为巧合的是,优土在私有化后,因高昂的成本支出,日渐成为拖累阿里数字媒体和娱乐业务的罪魁祸首;爱奇艺也计划于今年上半年赴美上市,估值100亿美元B站则先人一步,计划于今年第一季度赴美,估值在30-35亿美元之间,且已进入静默期。

大众化的优爱腾在上游的自制影视剧、综艺、电影上砸下重金,希望借此能在下游的播放渠道中占得先机,降低版权购买的压力。以二次元、鬼畜弹幕扬名的B站,则希望淡化自身在版权内容上的历史瑕疵,扶持原创音频视频,孵化出一个在未来拥有话语权的兴趣社区

公开报道显示,B站自2015年起大举购买数百部日本动漫新番的版权,但从去年开始减少版权采购成本。其2017年前四个月的版权支出比例从12.8%下降到8.8%。这种用脚投票的行动,亦在B站的内容生态上显现。

据统计,动漫+影视+纪录片的份额只占3成,真正占据主流7成的是千万个UP主上传的自制原创视频。陈睿本人也表示,“B站自己不会创作内容,我们也不会参与内容的创作……我们做的是土壤,是把更多的原创的作者吸引进来。”

然而,在内容创作者被各个平台争夺的当下,B站很难对商业变现这种流量转化问题无动于衷。此前,“恶魔奶爸”曝出“今日头条挖走300知乎大V”的新闻就曾让人心生疑虑,知识付费的风口已经吹起,各种内容分发平台该如何找准定位,吸引有限的头部内容生产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