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im82.com

独家|珠海银隆被爆拖欠供应商货款逾10亿,双方各执一词

公开信息显示,自董明珠大举投资银隆一年多来,银隆的规模快速扩张,新宣布项目的投资总额高达700亿元左右

1

《财经》记者韩舒淋/文马克/编辑

因获董明珠王健林等投资而声名鹊起的珠海银隆新能源股份公司近日连遭供应商上门讨债。

据《财经》记者从涉事供应商处不完全统计,银隆拖欠多家供应商货款超过10亿元,其中部分供应商已经采取诉讼手段追讨欠款。

银隆方面则对《财经》记者称,聚集在公司总部门口索要欠款的供应商情况特殊,存在侵权和供货质量问题,银隆正在走法律程序解决问题。

一纸诉讼牵出银隆欠款

在银隆总部聚集索要欠款的是珠海思齐电动汽车设备公司(下称珠海思齐)。珠海思齐方面提供给《财经》记者的一份应收账款统计显示,与银隆旗下的石家庄中博、珠海广通、银隆电器等多家公司签订了二十余份供货合同,供货时间从2015年6月至2017年4月,合同总金额约1.3亿元,目前只收到货款约5400万元,欠款约为7600万元。

珠海思齐是银隆的代工厂。思齐方面提供的多份采购合同显示,思齐主要为银隆供应液冷技术充电柜,此外还包括储能车、充电机、气泵等设备。合同约定在供货验收合格后30天至90天内,甲方应支付货款的95%至99%,剩余1%至5%为质保金,验收合格后一年内支付,根据合同不同,验收合格后支付尾款期限和质保金比例各有不同。思齐方面绝大部分供货在2017年1月之前完成,最晚一笔订单在2017年4月送达,其统计的欠款金额均为逾期未支付的货款。

珠海思齐总经理李文红对《财经》记者表示,思齐与银隆自2014年开始即有业务往来,2016年10月之后,回款开始不及时,最后一笔回款是2017年1月20日,200余万元。

2017年,思齐多次向银隆索要欠款无果。由于不再与银隆有业务往来,当年9月,思齐将银隆告上法庭,诉讼涉及的订单是珠海思齐向珠海银隆电器有限公司供应的11套储能车,合同总金额约为3千万元,思齐要求银隆电器支付剩余1775. 2万余元货款以及违约金,并要求银隆新能源公司承担连带偿清责任。

该案于2017年9月4日在珠海市金湾区人民法院立案,2017年12月15日,一审判决下达。《财经》记者获得的法院裁判文书显示,除了在违约金计算时间与利率方面与珠海思齐的诉讼请求有所差别之外,一审判决结果与珠海思齐的诉讼请求基本一致,判决要求珠海银隆电器在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原告珠海思齐支付货款17752176元及违约金,银隆新能源股份公司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裁判文书显示,如不服从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递交上诉状。银隆方面已于1月8日,也就是递交上诉状期限的最后一天提出了上诉,该案目前已进入二审程序。

李文红对《财经》记者表示,公司2017年营收约为3千多万元,这一营收数据不包含与银隆的业务,而银隆拖欠货款就有7千多万,现在员工的工资还只发到2017年11月,已近年关,员工都拿不到钱回家过年。目前案件进入二审,意味着春节前将很难拿到欠款。

层层压力之下,1月10日下午,珠海思齐30余名员工身着统一服装聚集在珠海市银隆新能源股份公司门口,拉出“我们要吃饭!我们要生活!请银隆还钱!”的横幅,希望索回被欠货款。

1月10日,珠海思齐员工在银隆大门口打出讨债条幅

1月11日一早,思齐方面收到珠海广通律师函,称思齐召集人导致大门被封堵,干扰了珠海广通、银隆新能源等工业园企业正常的生产活动,是违法行为,要求立即停止上述行为。当日,思齐回复律师函称,并未干扰工业园正常生产经营,并再次表达催讨货款的诉求。

珠海思齐的代理律师对《财经》记者表示,目前案件已经进入二审程序,该案之外,其余未支付货款的合同也已经陆续起诉,其中石家庄中博充电服务公司涉及欠款超过3千万元,是欠款金额最大的甲方。工商信息显示,中博充电由珠海广通100%持股,而珠海广通由珠海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100%持股。

在珠海发起诉讼之后,思齐方面向当地法院申请了财产保全,财产保全的结果显示,被冻结的与思齐有资金往来的银隆方面银行账户余额仅为20余万元,因此,法院还封存了银隆新能源名下的9套房产。

多家供应商反映银隆拖欠

被拖欠货款的供应商不止思齐一家。

《财经》记者在珠海接触了多名反映欠款的银隆供应商,据《财经》记者直接与间接接触到的供应商方面不完全统计的信息,包括珠海思齐在内,逾期未支付的货款至少12亿元。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